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第964章 深入讀書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误区!”
娄小乙沉思道:“我们理所当然的把周仙上界的两家佛门当作幕后的主使,就像我们初来此地认为道家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一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但如果不是呢?如果另有其人呢?或者,一个佛门在很多方宇宙的一个联合行动计划,而周仙的这两家佛门不过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两个而已?”
青玄冷声道:“要查知这些高层核心隐密,放在正常年代哪怕我们两个熬到真君也未必能够尽知!但现在修真界的最大事件却变成了纪元更迭,只要我们在各自宗门中表现良好,也未尝不能接触这些次一级的隐密!”
娄小乙一叹,“尽量吧!我担心的是,最后这两件事合为一件事!那这个修真界可就热闹了啊!”
青玄一怔,颓然道:“你这乌鸦嘴!这种可能性很大啊!”
两人相对无言,对青玄的伤势,他提不出任何建设性意见,因为他当初恢复伤势的方式不可复制;至于常规方法,没人比道家更在行,尤其是太玄中黄,还是一个有三清根脚的,在如何治疗自己方面,甩娄小乙几条街。
“可惜,余鹄混不进去,修为不行,而且佛门对这类邪魅的存在是最敏感的,别说佛陀那一层级,只菩萨那一关他就过不去!对了,很长时间没看到这家伙了,你最近见过他没?”
青玄想了想,“大概三十年前见过他,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来找的我,也问了问你的情况,知道咱们都成婴后就有些着急,说暂时不用再找它了,它要想办法上境去,趁现在的天道疲弱。”
重生之大天王 钟离江河
寒门妻:爷,深夜来耕田
娄小乙失笑,“我有点想不明白像它那样的存在,是怎么上境的?”
青玄一哂,“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人有人道魂有魂道,它们这样的存在当然也有它们的方式,这家伙这些年来可没闲着,远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无所谓!”
想了想,还是开了口,“葫芦,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娄小乙小呵呵,“说吧,是不是关于这个余鹄的?觉得这家伙有鬼?并不是像表现的那样坦白直率?”
青玄点头,也不觉得惊讶,以这剑修的老练,想真正骗到他是很难的,很难想象这样的人是怎么修成剑术的?
菩提道 最爱羊杂汤
“像余鹄这样的灵魂体,它之所以能存在下来,根源就在于其韧性!魂坚神韧,非一般人可比,能被你我不费吹灰之力的降伏,事后想来,能凭一股精神力量支撑下来的存在,意志力怎么可能如此不堪?
三世仙妃
天地棋盘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一直语焉不详!我想不出还有其它的逃脱方式,还是在阳神面前!没道理我们两个都要拿命去搏个出路,同行三人,他却可以置身事外?
元婴后,我对这类灵魂体的感知越发的敏锐,可能有一部分三清传承的特殊,但这里的道家传承也不差,却为什么出来时好几个真君都对他视而不见?
这些年下来,你我虽有诸般坎坷,但整体而言,却从未陷入过真正的身份之危!我们默默无闻时还情有可原,没人来关注两个小小的金丹,但我们在金丹层次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时,还是没额关注我们的来历,你不觉得这里面很奇怪么?”
娄小乙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不怀疑它在初遇时的真诚,但却怀疑它在回到周仙后的一切,可能已经被控制,或者,在一种被监视的有限自由状态?”
青玄判断,“我估计是在一进入周仙大陆就被发现!然后我们两个被拉入生死棋盘时,余鹄被单独针对!
有两种方式我们不能判断,它是被直接施手段吐了口,还是在不知情状态下被窥觑了记忆?
好像,当初我们在裂缝中也没吐露各自的门派跟脚吧?”
娄小乙就苦笑,“吐不吐露有意义么?他们能派人去流亡地,能不知道青空大世界?知道青空大世界,能不知道五环?
婚内妻约:老公别太急 苏婉年
青空五环谁玩剑?除了轩辕还有哪家?谁玩法?三清无上你们那点牛黄狗宝有的藏?
所以不管余鹄知不知情,吐不吐口,咱们的底细怕也是藏不住的!我个人以为他应该是在不知情下被人看了记忆,阳神手段不会威逼利诱落下把柄,让余鹄惶惶不安,直接施展秘术搜魂对他们来说不难吧?
然后放余鹄一马,由得咱们三个互相串联,这才是你们道家最喜欢玩的把戏,放长线钓大鱼,关键时刻再有借用!你敢说你们三清碰到这种事不是这么做的?”
青玄就瞪了他一眼,“说的和你们轩辕多清白一样!老千出老千不可怕,可怕的是强盗也出老千!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目的何在?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收网?有没有其它的图谋?咱们的秘密是否已经扩散?还是仅限最高级别?
反正我只知道一点,你们逍遥游那个白眉是绝不可能把我们两个忘了的!”
两人都在苦苦思索,这些变化,在两人还是金丹时就感觉不到,那是各方面层次的差别,尤其对这种阳神级别的算计就不可能有心血来潮的机会。
但两人先后成了婴,各方面能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神秘方面,真君已经做不到对他们的绝对压制,蒙蔽!意识到问题所在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娄小乙成婴后基本不敢在逍遥山逗留,青玄去寻佛门的秘密,都是飘在宇宙中,其实都是一个道理,还没有想好到底怎么应对这样的事实?
“我觉得,咱们一直这么装傻下去比较好!除非他们主动挑明!”
娄小乙一字一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跑是不可能的,这不符合他们的性格,也是对自己这一,二百年的彻底否定!就只能继续留下,在这种暧昧中寻找一丝契机!
青玄同意,“有道理!既然他们早就知道我们的来历,为什么还处处为我们大开方便之门?
就我而言,这些年在太玄就没遇到什么碍难,仿佛总有一双手在背后支撑!隐隐约约,若隐若现!你也一样,竟然都有机会独领一陆了,逍遥待你不可谓不薄!
那么,他们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么?
理论上,平平凡凡,不管不问才是最好的应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