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末世第七城 ptt-935 關係是否會隨時間淡化推薦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大约十五分钟,两台挂着“七N”牌照的面包车驶出造纸厂职工小区。
前面一台面包车副驾驶上的东子,拨通了易达的电话。
“活办完了,抓的那个人身上带伤,看照片就是你们之前说的夏天宇。”
“好!”易达称赞了一声道:“人,你们带去城北郊的工地,活儿这一次就能全办完了!”

正在光年集团办公室里的曾锐,接到了易达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易达语速很快的说道:“人到手了,是夏天宇,收网吗?”
曾锐点头答道:“收!我现在就联系刘光华,这一把我们必须要把袁承扣住!”
“他会来吗?”易达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
曾锐反问道:“他手里还有其他的棋吗?就靠暗中的那枚棋子?”
“明白了!我这就去试一试!”
领会了曾锐意图的易达,随手挂断电话,领着大廖开车往医院方向驶去。
而曾锐接着拨通了刘光华的号码,语气阴沉的说道:“现在就联系袁承,要和他见面,只要袁承露面,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我上次不是已经联系过他了吗?人家压根就不搭理我,我能怎么样?”
逍遥神剑
作为公职人员的刘光华显然受不了曾锐这种近乎命令的语气,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愠色。
曾锐轻声问道:“你有选择吗?”
“……”
刘光华沉默片刻后,答道:“我现在就联系。”

“喂,华子,怎么了?”
正躲在金沙分区长乐大道上一套三室两厅的居民楼里的袁承,看到来电显示上刘光华的名字很快把电话接通。
“承哥,你在哪儿呢?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聊一聊!”
刘光华的把柄已经被曾锐等人握在了手中,他也很清楚,自己在套出袁承这件事上压根没得选择。
如果说,袁承被光年集团的人顺利抓获了,那他刘光华相信袁承绝不可能还活的下来。
按照光年龙头的话来说,自己身上的那些污渍只要袁承没了也将被洗清,以后即便不能平步青云,但至少还能维持住现在这个光鲜亮丽的生活状态。
可如果说,自己没有按照光年的要求来做,惹怒了对方,将手上的证据摆在公众的面前。
他刘光华别说还继续往上走了,最大的几率就是被送进牢房里。
而他的上级为了让他能够“永久”的保守住秘密,很大的可能性会让他没在监狱里。
一边还有生的希望,而另一边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亡。
在人性的面前,刘光华做的决定很现实。
“你也知道,这一段时间我挺上线的,不太方便露面。你有什么事儿电话里说就行,我吩咐手下的小兄弟帮你办!”
袁承并没有把刘光华往“叛变”上想,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特殊。
对于袁承而言,刘光华算是他少数可以信任的人。
“承哥,情况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刘局找我聊了一下,我们局里彭老快要退了,那里会空出来一个位置,他的意思是让我争取争取…”
刘光华说的话半真半假,他们局里的彭老确实快退了,只不过位置早都已经被一名门子更硬的二代给预定了。
袁承莞尔一笑道:“你要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行,你说个地址,我让人给你把油箱备足,再推你往上走一步呗!”
袁承认识刘光华的时候,刘光华还只是一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在一个小饭馆里每天晚上洗四五个小时的碗,挣几十块钱。
喜欢挖掘人才的袁承从刘光华的眼中看到对未来的那种渴望,起了爱才之心,便一路扶持他青云直上。
可以说,刘光华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和袁承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大唐补习班 危险的世界
在袁承的心中,刘光华不但是他事业上的伙伴,同时还把他当做自己亲弟弟看。
可看人很准的袁承,却没有考虑过人心的变化。
在最早起袁承没有让刘光华办事的时候,刘光华对这位帮助自己的大哥,确实是感恩戴德。
但随着刘光华职位上的提升,袁承让他干的事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过线,前者的心中便起了一丝波澜。
刘光华已经坐在了今天的这个位置,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寒门出贵子的典型模范了,却还要受到袁承的摆布让他有些压抑。
尤其是每次袁承找他时,语气中的那种不容置疑,让他相当膈应。
刘光华想要摆脱袁承的控制,但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而这一次,他未尝就不能顺水推舟把事儿给办了。
这也是他最终决定答应曾锐的一个原因。
“哥,有空咱俩还是见一面吧,那个位置还有另外一家的一个公子哥想争,能力上资历上他肯定不如我,但关系上我确实差了他一大截……”
袁承斟酌一番后,最终还是松口回道:“行,你定地方吧,我们见一面。”
“那今晚,我就在海河分区靠近金沙这边,仙女峰上的合乐农庄我请承哥吃个饭呗!那地方安静清幽,也不怕遇上熟人。”
“好,你尽管安排吧!”袁承一口答应。
挂断电话后,袁承嘬了口烟,表情有些纠结。
如果是从性价比上出发,他其实完全没有必要继续在刘光华身上投资了。
且不说自己和对方见面,有以身涉险的嫌疑,光是从经济上就挺不划算。
根据袁承之前所想,自己之前在城北的种种布局都已经行不通了,就没准备继续往城北靠了。
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把光年整垮,只要把仇一报,他就打算抽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继续在刘光华身上砸钱投资,也不会再产生任何的效益。
可他一想起自己这么多年在刘光华身上倾注的心血,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又有些不甘,所以迟迟拿不定注意。
我 當 方士 那些 年
“承爷,刘光华那边又找你见面了?”林方将烟灰缸递到了袁承的面前,轻声问了一句。
“对,刘光华那边现在有机会再上一步,他想试试……”
袁承也没啥好隐瞒的,便将刘光华的原话复述了一遍。
听完了袁承的说法,林方眉头紧皱道:“这个节骨眼上,刘光华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和您见面,这事儿,是不是有点赶巧啊?”
林方和刘光华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多年在社会底层的林方,习惯性的会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去考虑。
“呼!”
听了林方的话,袁承吐了一大口烟气,将香烟碾灭在烟灰缸里说道:“先等等吧,等天宇那边办完事儿回来了,我们再商量商量怎么见这个面。”
如果说在几个月以前,袁承还站在阴影处捣鼓,且收效显著时,他绝对不会犹豫这么多。
可这几个月的经历,让他已经有了很强的挫败感,同时也有反思是不是自己的做事方法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
袁承眼下的目的,就是尽最大的能力办目标干死,除此之外别无他求了。
见袁承没把话说死,尤其又提到了夏天宇的名字,林方也没再坚持,而是点点头答道:“行,等宇哥回来了,我们再一块商量商量这事儿。”
原本被指使到嘉达货场的林方以为自己会迎来第二春,没想到非但没能东山再起,反倒是自己被打的遍体鳞伤。
尤其是现在有了夏天宇在袁承的身边,他林方的位置也愈发的尴尬,就目前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好表明什么态度,只能安安心心的当个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