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愛下-第九百七十七章膽顫讀書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时间来到了六月,本就是夏粮如京的日子,但开封却显得格外的冷清,原本炙热的街道,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冷冷凄凄,就连天空中高悬的太阳,似乎也没那么燥热了。
从五月,至六月,往日堵塞运河的漕粮,此时却零零散散,本来降至低谷的粮价,却一升再升,每斗粮价,超过了三百钱。
这让许多的汴梁老人心有余悸,在后晋,后汉时,汴梁每日都有人饿死,运走的尸体,都堵塞了城门。
及至疏通了五丈河,又打下来淮南粮仓,东京才不再缺粮。
“今夏的粮船,不及往年的三成,左藏库的粮草钱帛,老鼠都不光顾了。”
朝会的路途中,乘坐牛车的百官们在内城前下车,零零散散地开始议论起来。
“听闻赵相都开始朝官家的内藏下手,支用珠宝来购粮呢!”
无限穿越之帝皇崛起
“不知我等的粮饷可能下拨?”
“急什么,腊月才发下呢!”
“东京粮价一日三变,我等微末之官,连口粮都不足了——”
京官苦楚,全靠俸禄,辛劳如商贩,京城居,大不易。
赵普与赵光义走在前头,后面跟着枢密直学士、兵部侍郎薛居正、吕余庆,两人是参知政事,完全属于赵普的副手。
此时的北宋朝廷,赵普深受赵匡胤信赖,处于独相时期,参知政事不宣制、不押班、不知印、不升政事堂,就连俸禄,也是只是宰相的一半。
无效婚约,前妻要改嫁 婉婉君
随后,则是陶谷,窦仪,赵逢、高锡等五代老臣,整个北宋朝廷,与后周几乎没有多少变化,除了皇帝和宰相换了。
也正因为全盘接收了后周的遗产,所以北宋快速地坐稳了天下。
皇帝赵匡胤高坐龙椅,宛若一头受伤的猛虎,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哪怕接受百官的朝拜,他也面无表情,毫无笑容。
待听着百官们的汇报后,才微微张口,一一回复,声音厚重,低沉,让许多官吏心生胆怯。
虽然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在朝堂上再次确认罢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宦 妃 還 朝
随着宦官王继恩的一声“退朝”,百官们又如海浪般退去,徒留下被点名的赵普,赵光义,以及参知政事薛居正、吕余庆。
瞧着皇帝严肃的面孔,赵普心头苦笑,赵光义则一脸凝重。
薛居正、吕余庆二人则不动声色,面无表情,看不出深浅。
一行人跟随皇帝而行,来到了皇帝的书房,空间虽然狭窄,但却显得格外的亲临。
几人一一跪坐,皇帝处正中央,左边是晋王赵光义,右边则是赵普,依次是薛居正、吕余庆,五人中间摆放着桌案,上面都是一些来自各地的军情。
“河南道传来消息,唐军龟缩登莱不久,又蠢蠢欲动,高怀德坐镇曹州,随即又去往了郓州,与大名府合兵一起,准备进击,却缺乏钱粮,向朝廷请援。”
赵匡胤皱起眉头,沉声述说道。
“河南路的南兵,威胁漕运,必然要清剿,不过如今朝廷乏粮,可让大名府,河北路的州县,尽量筹措。”
赵普低声说道,拿出来策略。
赵光义摇摇头,没有言语。
“可——”赵匡胤点点头,不再言语。
八门战神 血色精灵
薛居正则拿起奏本,看了一眼,抬起头,轻声说道:“庐州保信军,退守滁州的王审琦,李处耘,正抵抗唐军,请求援兵,铠甲,钱粮。”
“淮南的粮食,泰半都供应其军,怎地还要求粮?”赵光义不满道:“甲械可以与一些他们,但粮食却无有,另外,淮南的粮食怎今年这般少?”
“淮南养兵太多,又遭受战争,所以粮食较往年,少了许多。”薛居正说道。
“少也不能少这般多?”赵普也发言道:“发令呵斥,让他们尽快组织钱粮运送京城。”
“是!”一旁的吕余庆连忙草拟谕旨,呈交与赵普,然后再交给赵匡胤,待其点头,才算许可。
随即,一道道军国大事,这次算处理完毕,赵匡胤深吸了口气,说道:“襄州那边,已经失陷,石守信、曹彬下落不明,韩重赟已经停在了许州,原地驻防。”
其余几人闻言,神情黯淡。
“听其言语,说是襄州被几口棺材拿下整个城墙都塌了,不管是不是掩饰,但襄州失守是事实,唐军北上,也是不可避免了。”
“陛下,决不可让唐军兵临京城。”
赵光义连忙直起身子,说道:“京城大而难守,开封四州无险可守,与国不利,还不如尽发禁军,直接对战唐军。”
“我军南征北战,战无不克,定然能将唐军打得片甲不留。”
“微臣正有此意。”赵普也赞同道:“东京人心动荡,数十万百姓吃食皆赖漕运,一旦被围,只能坐以待毙,所以只能兵出东京,灭敌与京城外。”
“也已经派遣两万去往了汝州,再派了两万去了许州,信阳军也北上蔡州,如今,就是不知唐人去向何地了。”
赵匡胤皱眉道:“决战定然是必须得,但势不在我,而且,唐人那破灭襄州的法子,着实让人心惊,哪怕城池再坚固,也抵挡不了多时。”
“我唯一可虑的就是,其兵马北上商州,与关中的唐军汇合东出,到时候洛阳不保,咱们的兵马也占据不了优势。”
皇帝的这番话,着实让人胆寒,关中的兵马不知多少,但最起码也得五六万,再加上据传十万的襄州兵马,那就是十五万,而禁军此时,也不过十万左右,兵力上就占据了劣势。
“可能和谈?”赵光义颇有些胆颤地问道。
“不贵!”赵匡胤瞪了其一眼,说道:“其已经近在咫尺,不会前功尽弃的,狼子野心,也不可能满足。”
“襄州而来的兵马不占优势,所以其必然北上洛阳。而翻越伏牛上,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咱们可能在洛阳对决。”
赵普警觉道:“所以,洛阳,才是重中之重。”
“洛阳不可守!”赵匡胤摇摇头,说道:“其地荒芜,城池残破,废都多年,而且,距离开封远了,粮草不济。”
“咱们可以去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