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zia精彩都市小說 我獨仙行 線上看-第2043章 當場誅殺相伴-hicjd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43章    当场诛杀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兀,甚至那些前来观摩渡劫的修士还没离开,空中就响起杀猪般的嚎叫,百余位仙人修士中,至少白藏教的红衣主教占了大半,一眼就看出那在空中不住翻滚惨呼的人竟是扬瑾。
扬瑾!
此人不但是白藏教的主教之一,更是教宗大人的入室弟子,谁敢对其下手?甚至有不少想借机巴结的修士争先朝着这边疾驶而至,却一眼看到了姚副教宗。
“这……”
所有的人都感到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几位真仙修士更是勃然色变,那位一身白袍,纤尘不染的男子竟是位大罗金仙!
然后我们去哪
“玄青子前辈!”
乔川真人惊呼出声,抢先一步,躬身施礼。
玄青子!
这个名字足以让在场的诸多仙人、真仙震撼不已了,万年前玄清宫的老祖晋级金仙,使九玄界凭空晋升为三阶界面,不少修士还记得在坎南界引起的震撼,没想到今天竟亲眼见到了这位传说已久的前辈。
数位修士连忙随着上前一同见礼,可更多的人却敏锐地察觉到眼前的情形有些古怪,无论是姚副教宗还是玄青子前辈,两人面色都阴沉似水,偏偏都是自己等惹不起的主,再看不远处的扬瑾身上缠绕着一道雷电锁链,惨叫不已,哪里还不明白,当即悄然后撤几步,静观其变了。
下一刻,姚泽却冷冷地开口了:
“乔川道友,你来的正好,宗门第八条戒律,勾结外人,为祸本教该当何罪?”
“啊?”
到了此时,乔川真人才看出事情有些不对,一时间心中大悔,平素自己极为谨慎,怎么今天会如此冒失?
眼前两位明显有些不对,自己巴巴地跳出来,无论哪一方都不能得罪,此人脸上堆起笑容,试图当起了和事佬,“姚道友,玄青子前辈……”
只是话还没有出口,却见姚泽眉头微皱,冰寒的目光扫过,他心中不由得一突,倒退了一步,这才想起眼前知道这位姚道友早已不是当初的仙人修士了,修为早已甩开自己几条街。
“死!”
乔川真人费力地咽了口吐沫,脸色惨白,才吐出了一个字,似乎犯错的正是他自己。
“很好,那宗门戒律地十三条,以下犯上,图谋不轨又如何处置?”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步步紧逼。
“这……”
乔川真人偷偷地看了眼依旧惨嚎的扬瑾,他心中这个悔啊,恨不得连连扇自己几个嘴巴,可也不能不回答,硬着头皮答道:“当诛,可……”
“好,红衣主教扬瑾罪大恶极,依着副教宗乔川真人的建议,数罪并罚,斩立决!”
寒彻入骨的冰冷声音在空中回荡,四周的众多白藏教修士不禁周身一寒,如坠冰窟,而惨呼中的扬瑾更是尖声叫着,“父亲大人,救我!”
此言让那些白藏教的众弟子都觉得莫名其妙,等仔细一打量,竟真的发现两人有着七八分相似。
扬瑾竟有一位大罗金仙的父亲!
众人一阵骚动,面面相觑,连乔川真人都是目瞪口呆的,面无血色,心中一沉,“完了……”
“呵呵,在老夫面前,哪里轮到你指手画脚?”
玄青子冷笑一声,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也没见其有何动作,已经站在了扬瑾面前,袍袖一抖,一片银光飞出,顿时那道缠绕的电芒锁链溃散开来。
扬瑾只觉得周身一松,那种彻骨疼痛已然不见,急忙站直了身形,躲在了对方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双目中闪过怨毒之色,咬牙切齿地嚷道:“父亲大人,此人胆大妄为,擒下之后,交给孩儿,一定要焚烤其魂魄万年,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这话中的狠毒之意让四周诸修士闻言都忍不住心中一悸,东方风清更是粉面毫无血色,紧紧地抓住了夫君的衣衫,任她智谋万千,可面对一位大罗金仙也毫无办法可想。
整个大燕门的弟子都同样的脸色苍白,特别是和姚泽一起从修真界中来到仙界的诸人,他们一个个资质不凡,只要有着充足的时间,都有信心成就仙人,晋级真仙也不是梦,可此时只能站在远处,空自担心。
至于前来观摩渡劫的仙人、真仙修士,更是一言不发,看大罗金仙前辈的神情,此时没有谁敢出头,自寻死路了。
令人意外的,此时姚泽却神色平静,转头冲着乔川真人点点头,“就请真人监督施刑了。”
“我……”乔川真人只觉得脸上僵硬,如果此时有个地洞,他恨不得立刻钻了进去,两位神仙打架,扯上自己这个小鬼算什么!
“狂妄之徒!乔川真人,此人已经是白藏教的叛逆,拿下他……啊!”
躲在后面的扬瑾目露狰狞,厉声呵斥着,不料下一刻,异变突生!
此人竟突然尖叫起来,双手不住拍打着自己身上,看其痛苦的模样,原本英俊的脸庞已经扭曲,并不像作伪,可围观的众人都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玄青子也有些意外地一愣,有自己在前面挡护,明明对方没有出手的,扬瑾又鬼嚎什么?
“嗬,嗬……父亲大人,救我!”
此时的扬瑾双目赤红,痛苦之极,头顶竟冒出丝丝烟雾,在空中变幻出虚幻的叶瓣,诡异无比,而他十指不住地撕扯着衣衫,露出胸膛,指尖在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红莲业火!”
有声音尖叫一声,似乎见鬼了一般。
在场诸人无不心中一紧,大吃一惊了,红莲业火乃修士走火入魔时,心魔生火所致,这个时候扬瑾怎么会走火入魔!?
而玄青子早已十指弹动如风,一枚枚符文似暴雨般落到了对方的身上。
以其大罗金仙的修为,即便是红莲业火也可以轻松压制,至于原因只能先救治后再询问了。
不料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砰”的一声,一团火焰竟从扬瑾的头顶冲出,在空中汇聚成一朵鲜艳耀目的莲花,更为凄厉的惨呼声响天彻地。
“这……”
七瓣雪 七瓣血
此时连玄青子都有些惊疑不定了,自己连番施为下,竟似给红莲业火提供了燃料,使其彻底地燃烧起来。
眼前的所见,让所有的修士紧张的大气都无法透出一口,也就是一二个呼吸的功夫,惨叫声戛然而止,一件血色长袍打着旋从空中坠落,而那位红衣主教,教宗大人的入室弟子,在大罗金仙父亲的注视之下,凭空蒸发,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兹……”
不知道多少道倒抽凉气声音同时响起,在场诸人都听说过红莲业火的可怖之处,可亲眼所见大都是第一次,此火竟连衣衫都不粘带一丝,直接把肉 身乃至元婴都焚烧一空。
天地间陷入了死寂,那位大罗金仙目光有些呆滞,似乎难以置信,而乔川真人面无血色,胆战心惊地朝后慢慢退去,反倒是姚泽面色如常,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
引发一位修士的心魔之火很轻松,只要在这片空间中,何况扬瑾此时心神纷乱,道基不稳,即担心宗门的戒律森严,又被仇恨蒙蔽了神智,自己借助地君石灵之威,轻易得手。
终于,玄青子缓缓地转过身,双目赤红,失去一个儿子算不上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后代,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儿子被当面诛杀,这是在侮 辱自己!
“你们都要死!”
此人一字一句地,随着声音方出,四周的空间随之出现数个漩涡,话音未落,呼啸声起,一股飓风凭空生出,席卷八方。
言出法随!
众人无比心惊,急忙朝后闪退,唯恐波及到了自己,而乔川真人更是周身遁光暴闪,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此时他只恨自己没有翅膀,更恨自己上前凑什么热闹……
棄皇恩負天下:絕世師尊 喻鈴舜
就在此时,他突然发觉周身一紧,头顶上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张蒲扇般大小的手掌,五指分开,异芒闪动,透着无穷杀机,竟其身形罩在了其中。
那位前辈终于迁怒于自己,要痛下杀手!
“姚真人,救我……”
这一刻,堂堂白藏教副教宗大人竟无法动弹分毫,失声尖叫起来。
縫屍人
“前辈,且慢!”
姚泽低喝一声,单掌一扬,遥遥拍出。
一张光手诡异地浮现,朝着下方一捞,顿时乔川真人感到身形一松,心中狂喜,知道姚真人出手相助,周身遁光耀目无比,一个闪烁下,就飞出千里之遥。
此人竟没有回头,化作一道流光转瞬不见,而那张蒲扇大手拍在了空处,空间一阵坍塌折皱,道道裂缝肉 眼可见。
这一刻,那些属于白藏教的红衣主教,包括风行真人都借机一哄而散,没命地朝着天际狂奔,得罪一位大罗金仙,结局可想而知。
而众多前来观摩渡劫的修士却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特别是圣女宗的几位,目中精芒连闪,说不定今天就是白藏教的覆灭之日,这等盛况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的。
至于大燕门的众多弟子都一窝蜂似的涌了上来,脸上都带着悲壮决然,谁都清楚,如果姚真人陨落,在场的人没有谁能够善了。
“你们都退下,此事我自可处置。”
全职先生
这个时候,姚泽却摆了摆手,阻止大家上前,在大罗金仙面前,再多的化神元婴修士,都如浮游撼树,无济于事。
“前辈,扬瑾乃白藏教弟子,他触犯戒律,理应当斩,难道前辈不讲道理,仗势欺人?这四周来的天下英雄可都看在眼里。”此时他的神情不卑不亢的,从容异常。
只是此言一出,围观的众修士面色一下子难看起来,这小子也忒不地道了,这是在帮着大伙拉仇恨,如果这位前辈一怒之下,再迁怒他人,谁又能够阻挡?
“你和老夫讲道理?如果你能够接下老夫三招,再来谈道理吧。”玄青子的脸上恢复了冷漠,声音毫无情感。
“此言当真?”姚泽双目一眯,嘴角微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