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70y玄幻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 白豆角-第578章 一個文藝的故事閲讀-oc2sw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
《春风不眠夜》放映厅!
众人在观影,其实在看到文艺的片名,大家基本可以确定,这绝对是一个文艺的故事。
事实如同他们所料。
开篇几分钟,就已经点题了。
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中,性情温婉的黎姝,经营着一家濒临破产的小商店,每天为生活而奔波辛劳。
一天,林加羽出现在小镇,他是个画家。
一个贫困拮据的画家。
三餐不济,却坚持自己的艺术创作。在他的眼中,残破的小镇,充满了难言的艺术美感。
所以他决定留下来,将小镇入画。
对小镇的居民来说,他终于外来者,而且每天不干正事,天天在小镇中闲逛,东张西望。
大家警惕他,觉得他不是好人。
没人愿意与他接触,他也没兴致与居民接触,每天就游离在人群之外,与大家格格不入,孤寂、萧瑟。
电影十几分钟过去。
作为电影的男女主角,林加羽与黎姝,几乎没有讲过一句话,甚至没有过眼神的交流、接触。
这像是两个陌生人……
好吧。
在电影中,两个确实是陌生人。
四大家族 子建
最多是画家,偶尔在小店中购买东西的时候,黎姝才会多看他一眼,十分警惕。
文艺片就是文艺片,剧情推进十分缓慢。
如果是快节奏的商业片敢这样拍,估计观众早不耐烦,不是叫退票走人,就是干脆闭眼睡觉。
当然,剧情慢,才考验导演的功力。
反正现场的一些观众,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因为孙玉竹是出了名的构图大师。电影的画面,人物、景物、风光,包括残破的小镇,在她的镜头下都有特殊的魅力。
这种魅力,不是某些影视剧,为了展示“干净”的画面,直接添加了十层滤镜,还开了美颜,让人物、景物,呈虚幻的效果,彻底的失真。
这是一种质感,一种让业务人士惊叹,普通人赏心悦目,看着十分舒服的美感。
不愧是大师的手笔。
一些人感叹,孙玉竹几年没掌镜,依旧是宝刀未老。
说起来,她应该算是业界,能教又能导的厉害人物。因为很多导演拍戏,靠的是自己的天赋,自己的领悟力,却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经验、感悟,传授给其他人。
影视学校的教授、老师之类,则是理论派。让他们去拍电影,这是在为难他们。
孙玉竹在影视学院教书,出山又能拍质量上乘的电影。
这算是“能文能武”,理论联系实践的大行家。
也难怪,受到许多人的敬重。
……
银幕中,电影的剧情,渐入主题。
男女主角本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忽然之间交叉在一起。
主要是一天,黎姝感觉小商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她干脆把商店后面的仓库改装成房间,对外招租。
由于价格低廉,引来了林加羽。
两人正式开始了“同居”的生活。开始的时候,两人基本是早出晚归,见面的机会不多。
但是当林加羽,收集的素材差不多了,正式开始作画。
这个时候,黎姝才知道,原来这个“游手好闲”、“不干正事”的家伙,居然是个画家。
她无意中路过,发现他的画,似乎不错。
尽管这个画家,看起来很穷,但是也属于正经职业,这让黎姝多了几分安心,也多了几分关注。
日子一天天过去。
冷不防一天,林加羽找到她,问她哪里可以打零工。
画家的钱花完了,没钱买颜料。他准备打几天零工,攒够了钱,再继续作画。
黎姝一脸惊奇,犹豫了再三,决定让林加羽帮自己拉货。
商店很多东西,小镇是没有货源的,需要托人,到几百里外的县城采购拉回来。
一路上的运输、油钱,差不多占了一半利润。所以小店的生意,看起来似乎不错,却没赚多少钱。
在确定,林加羽会开车,黎姝决定自己进货。她借了辆面包车,让林加羽载自己去县城。
一路上很顺利,但是拉货回到的途中,车子抛锚了。
两个人不会修,救援电话又打不通。
荒郊野岭,人烟稀少的公路。就算偶尔有车经过,却不敢轻易停下来,无视两人呼叫的声音,直接呼啸而过。
无奈之下,两个人只好捡来了干柴,点燃了篝火。
寂寥的大地,璀璨的星空。
天地广阔无垠,显得两个人是那么的渺小。
沉默好久之后,两人终于开始聊天。他们敞开了心扉,聊起了各自的人生,谈论彼此的理想。
替补动漫主神
林加羽想去大都市,举办自己的作品展览。
黎姝则想赚更多的钱,日子过得轻松一些。
春风吹拂,第一个不眠夜结束了。
早上,终于有车子愿意停下来,帮两人拖着抛锚的车子,来到了几十里外的小镇修理。
小问题很快解决,两人也顺利回到了小镇。时间过半了,男女主角才算是擦起了小小的火花。
这是属于男女之间,十分朦胧的暧昧。两个人彼此产生了好感,却没有谁主动挑明,突破这个界线。
不久之后,林加羽的作品完成了。
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他以前的作品,在老师的推荐下,得到了一个画廊主的青睐,觉得他有潜力,想跟他签约。
他喜形于色,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在迷人的夜色之中,告诉黎姝这个好消息,再趁机向她表白。
他想带着黎姝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残破的小镇,一起去大都市,开始新的旅程。
创龙传 田中芳树
他没注意到黎姝的脸色,畅想着以后的生活。
然后……
黎姝拒绝了他。
他不明白原因,在错愕神色下,黎姝匆匆而去。
春风吹拂,第二个不眠夜。
翌日,林加羽去找黎姝,想得到一个答案。黎姝没有解释,只是带着他来到了医院。
—————
在特护病床上,他看到了黎姝的母亲。一个中风瘫痪,时时刻刻需要黎姝照顾的病人。
一刹那间,林加羽恍然大悟,想通了很多事情。
怪不得,黎姝经常出去,让他帮忙照看生意。怪不得小店的生意明明不错,黎姝的生活却那么拮据……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
林加羽茫然了。
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两个人,一个是房东,一个是租客,平平淡淡。就算有所交集,也只是微微点头,擦肩而过。就好像平行线,出现一个交叉点之后,也会彼此渐行渐远。
终于,在电话的催促下,林加羽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小镇,追逐自己的梦想。
出发前的一个晚上,林加羽把黎姝叫出来,开着车子来到了荒野之中,点燃了一堆篝火。
然后……烧烤。
黎姝笑了。
上次车子抛锚,他们望着火堆饿了一晚上。她无意中提了一句,这么旺的火,不烧烤可惜了。
林加羽记在心里,帮她现实这个愿望。
烧烤啤酒欢笑。
春风吹拂,第三个不眠的夜晚。
不过林加羽终究是走了。带着他的画,带着他的理想,离开了偏僻的小镇,再也没有回来。
黎姝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是不是成为了大画家。
偶尔念想,如果他没有离开,或者自己不顾一切,跟他离开,日子又会是什么样子。
有时候,她又盼想着,如果离开的林加羽,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又该是多大的惊喜。
可惜……
没有如果。
黎姝仰望着天空。
一个全景镜头,把小镇囊括其中。
灰色的色调,忙忙碌碌的身影,就好像是一个个蚂蚁,井然有序又贫乏单调。
电影结束,字幕飘起。
靈符仙路 地上寫壹
众人沉默了片刻,又轻轻地拍手。
掌声响了起来。
一个影评人,趁机询问同伴,“电影怎么样?”
“意料之中。”同伴回答,“水准以上。”
“是啊。”
影评人点头,明白了同伴的潜台词。
这是孙玉竹的水平,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当然了,也不会拉胯,完全可以满足小资文青爱好者的审美情趣。
一些有阅历的人看了,更是觉得剧情十分写实。
说不定,戳中他们的泪眼,深受感动。
除此以外……
没了。
要说思想性,要说内涵什么的,电影有是有,但是很浅显,并没有深入的意思。不过在黎姝身上,影评人也感受到了,传统女性的坚毅与隐忍。
或许这就是,孙玉竹愿意接拍这电影的原因。
……等下。
影评人灵光一闪,又问同伴,“今年天堂岛电影节,有几个女性评委?”
抗戰之烽火漫天
“呃!”
同伴一怔,“谁会刻意统计这个……不过应该不少。”
“何止不少。”影评人粗略一算,“相当多啊,占了一半以上的比例。哇,这电影的胜算,很高。”
“……有道理。”
同伴不蠢,马上明白过来,“电影拍得不差,其中唯美的镜头,还有若即若离的情绪,掌控得非常精妙。我们没什么感触,但是说不定在女性视角上,这电影非常的出色……”
“是啊。”
影评人深以为然。因为他也看到了,在电影结束之后,一些女性观众的情绪,似乎有些异样。
不知道是受到了感动,还是受到了触动,反正一堆人走向了孙玉竹,感谢她拍了这么好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