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9ry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一百九十六章 唐元的決定讀書-mypd1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回想刚刚,许多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自己貌似是不小心用了平素自己的速度,“好像不由自主就有点跑的太快了”,然后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被打击,眼珠转了转绕着几人打量一番,最终选择眼神停留在了袁望身上,“不如一会儿接下来就由袁望带头吧!袁望,可以不?”。
其实本来是想选择袁雯的,本来两人的关系就好,她在后面跟着,也可以第一时间冲上去保护她。只是人家旁边还有个护妹狂魔,肯定不愿意他妹妹走在第一个冒险。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袁望这个体能只能说比谭鹏鹏强一些的人带头,再加上他军事素质确实在几个人中算是不错。
这样应该就不会出现她偶尔不小心会忘了大家的速度,而跑的太快的问题,也不用发生今天的乌龙了。
闻言,袁望似是有些惊讶,认识多天,许多多和他说过的话并不多,怎么突然让他打头阵,怎么说这里面金焕应该是第二合适的人选。尽管不想承认,但是实际上却是如此,许多多和金焕两个人比他们要强。
其实许多多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许多多考虑到自己,怕金焕也一时重复自己的老路,所以干脆直接选择了折中的袁望袁雯,刚好他们的速度能恰当的让谭鹏鹏得到一点训练,又不至于一次性消耗过大,而跟不上,为了整个队伍和谐也是想的很多了。
月亮單車 Mirai
袁望只又看了一眼神色丁点未变,站立着任由谭鹏鹏扯住衣角的金焕一眼,然后就爽快答应了。等几人修整一会儿,体能最差的谭鹏鹏也恢复的差不多后,一行五个人才又重新出发。
凉晨美景 夜微凉兮
这次就换成了袁望打头阵,第二的就是许多多,第三是袁雯,第四个谭鹏鹏,金焕则在最后扫尾。匀速奔行了二十分钟后,终于来到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
一小片的洼地,到达之后放轻脚步,此时几人头顶复又带上了之前一样的绿帽子,就是脸上也用树叶的青黑抹了好几道,尤其是谭鹏鹏这个晒不黑的小白脸,更是被许多多压着抹了满脸都是绿绿的汁液。
血色豪門:休掉惡老公
洼地前方密林不远,果然看到一座顶棚是红色的帐篷,远远的都能看见外面巡逻的士兵,几人根本不敢像之前一般再靠近红方的指挥部了。
甚至还能听到不远处有交火声,恐怕是这里已经被打草惊蛇了,他们这时候再敢靠近,危险系数太高,不划算。
几人对视一眼,基本都差不多的意思。于是迂回退回洼地另一边,然后绕路快速找到之前交火的地方,想着过来能不能跟着抢几个人头,或者能抢救一下蓝军队友。
只是到达地方后,就看到十几个人红军所属围着几个已经身上布满了空包彩弹各种痕迹的蓝方队友,估计是被群殴了,看起来惨惨的。明显已经被淘汰,此时六个人正被缴了枪,然后应该是要押回指挥部关起来。
演习规定中,被空包彩弹打中,则代表淘汰,然后会被带离关押。但是如果这些人能被己方队友救出或者自己想办法逃出,则可以复活。
可惜的看着前面被已然是没救的六个人,之前所有想法都落空了,这时候他们再冲出去,绝对就是白白给人送人头了。本来刚刚远远看着指挥部现在其实人数并没有那么多人,还想着过来是不是可以跟着收割一波的。
毫不留恋转身快速离去,不然被那边十几个人察觉,估计他们五个也难逃这六人同样的结局。待离得较远之后,袁望才淡淡惋惜,“就差一点点,对面16人,11对16,还是有可能拼一下的”。
只是现在已然是没有机会了,只能另待时机。
老师,放过我 婉转的蓝
五人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稍作休整,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最终决定就在这红方的阵地范围之中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占。主要目的还是踩点,熟悉地形,之后才能有更详细的应对方案。
知己知彼,虽然不一定百战百胜,但是总能占领一定的先机和优势,是没有问题的。这次几人伪装的更加详细,只是速度上也不用像之前那样急行军,慢慢悠悠的晃荡,踩着地图的线路,找到所有可能藏着任务物品的地方。
只是地方大概都知道是什么地方,东西却不是那么好找,毕竟到处山林草密的,又不是光秃秃的一眼就能看见,真的要一寸寸搜过去,那对于五个人来说,估计干上几天几夜也完成不了。
佛系寻宝,随缘而已,抱着这种心态,谭鹏鹏、金焕、袁家兄妹被多多一路带着,沿路碰到的可以吃的野果、生板栗、甜草根、野生的甜薯,各种各样的美食,能直接吃的,就直接洗洗塞嘴里吃了,不能吃的就先放在背包里留着,毕竟他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两天一夜。
所发的食物和水,也只够勉强维持生命的,就比如谭鹏鹏,才进来没几个小时,已经一瓶水见底了,总共每个人也就只有四瓶,山里的水又不知道干不干净,能不喝就尽量不喝,这种情况下谭鹏鹏就显得有点消耗的太快了。
如果许多多不带着他们多找一些水分多的野果,只怕谭鹏鹏身上残存的三瓶水,按照他现在的消耗量,根本无法坚持到最后一天。
沿路自然也碰上了一些同样游荡于密林中的小队,看样子应该是负责寻找任务物品的人。能不惊扰的情况下收拾的,许多多等人自然都是非常乐意的顺便收拾了。
将中了属于蓝队的空包彩弹的人全部缴械,每个人身上都有个信号器,他们看着红队的几个人按下专属于他们蓝君的俘虏信号,一会儿蓝方指挥部的人自然就会过来接走关押。
许多多几人看到对方乖乖听话,也不在做停留,继续去征服下一片未曾去过的领域,不过碰到人多的时候,该认怂还是认怂,这时候就得感谢许多多的好眼神儿了,每次都能隔着很远看清楚是敌军,看见后就远远的绕路躲开。
路上也幸运的遭遇了几股他们蓝方的队伍,然后从他们口中得知,一开始领队的是个军方的连长,但是他们也都不是一个地方来的,加上还有些根本不是很认同他的外来者,所以没一会儿光是路线怎么走就产生了分歧,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那个连长倒是也有些能力,看到这个场面,快速重新整合了队,将所有人重新划分成小队,以他为首的军方实力占多数,所以还是以他为首,在他们蓝方区域占领了一处较为开阔的地界,作为军事驻点,作为所有人调整停歇、交换物资、发布任务以及消息传递的地方。
至于另外一些并不服他的人,也建议他们各自按照意愿组成小队,大家可以以小队为主一起决定任务的方向,约定好了就可以一起出发,或者说组队打野。当然你想一个人也没人阻止,而驻地必须时刻有二十人以上轮番驻守,他也做了合理的安排,每支小队基本按照顺序排了号,按照顺序来轮流值守。
当然也有像许多多他们这样一开始就没有跟着他走的散装军,同时他们也告诉了许多多蓝军临时驻点的大概地址和方位,并鼓励多多他们也可以随时去驻地。
毕竟有了组织,之后不管是传递消息,还是完成任务的效率都会高上很多。
对此许多多还挺震惊,觉得这个领头的连长真的很有头脑,能这么快让众人服他,还能尊他为首。并且不管是安排驻地,还是轮番值守,都是考虑的比较长远了。
于是几个人听完,顿时决定,一会儿将红方范围阵营逛得差不过时,就回去看看。军人组建的,最起码纪律和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这对于本来还在思考晚上在哪过夜的许多多一行人,自然算是个不错的好消息,虽然今晚注定也是不平静的一夜。
青叶大学数学系导师办公室,闻于归刚坐下喝口茶的功夫,就听到办公室门传来扣扣的响声,心里好奇谁这么敲门,嘴里直接回道,“直接进来吧!门没关”,话音落,吱呀一声办公室大门打开,一道颀长清隽的身影走进来。
还是一身白衣黑裤的装扮,最近因为忙碌而有些稍微长的短发,有些盖住男子好看的额头,却更加突出额发掩映下一双好看的眉眼,没有一点瑕疵的皮肤还是略显苍白,尤其是高挺鼻梁下的一双薄唇,颜色比之以往浅淡了很多,泛着微微的青白色,都表明这是一位应该身体不适或者没有休息好的男子。
闻于归今年也就36岁,在青叶大学导师里面也算是属于年轻有为的一拨人,以前也曾是青叶大学的学生,之后因为表现优异,研究生毕业后就留校工作了。
因着他其实并不喜欢走科研的路子,反而更喜欢教导学生,一度还让导师及学校领导觉得颇为惋惜,但是谁让人家自己反而看的很开呢?所以相比较很多头发稀疏,过于显得老态的学者,闻于归更像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学者。
浓密的黑发被整齐的梳拢于脑后,一张端正清秀的长方形脸,带着一双金丝框眼镜,一身墨蓝色条纹西装,脚蹬黑白撞色皮鞋,气质倒像是要参加宴会的某届精英。
敲门的男子正是唐元,闻于归看到唐元进来,立刻就扬起标准的和善笑容,“怎么有时间过来”,站起来忙给自己这位非常优秀的学生拉了一个椅子,才回去自己座位坐好,看着就非常端正知礼的一位老师。
也因为如此,唐元班里所有学生也都很喜欢这位异常绅士又好说话的老师,甚至还有女生私下感叹,闻于归老师结婚太早了,不然一定要追他。闻于归老师就是所有女生心目中,最完美的老公范本,当然前提是相貌不要求成唐元那个标准。
人家闻老师的颜值单看,还是挺能打的。
唐元也一直对这位老师印象还不错,人很聪明,不管是哪个方面,学识可以满足学生的求学欲望,为人又可以知礼周到从不会让学生觉得难堪,什么事情到他的手里,都能以最好的方式解决。
因此现在唐元也不打算绕圈子,恭敬的叫了一声闻老师,就表示想和您谈谈,然后就直接说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请您帮我办一下这个手续,至于是提前毕业或者平时免除上课,只需要参加考试,我都可以接受”,没错,唐元这次的决定就是打算对于学业上做一个选择。
反正大学的课程他都已经自学过了,现在已然是忙不过来,且后续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真的没必要将时间和精力就浪费在上面。
以前多多在的时候也就罢了,他就是想多一点时间,在学校陪着多多在一起,和她一起长大,现在却是没必要再这样坚持了。多多已经走向了她自己的人生坦途,而他唐元也要开始跟上多多的脚步了,开始他的生活。
等唐元将所有事情说完,闻于归看着眼前各方面都是少见优秀的学生,明明可以考颜值吃饭,偏偏人家还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和才华,“这个事情不难办,只是看你是不是想好了”。
对此唐元非常确定的点头,“老师,我已经完全想好了”。
“好吧!听说你最近经常往物理实验室跑,还要兼顾这边上课,确实是挺辛苦了,数学系这边我可以帮你搞定,至于物理系那边你到时候还是得找一下赵庆明教授”,闻于归替唐元分析道,作为导师,虽然他们不像小学初中老师一样日日和学生待在一起,但是基本动向还是会大略了解一些的,所以唐元有这个决定,他早已有心里准备。
就是唐元自己不提,之后不久他也会自己找唐元的,毕竟现在大半年来他也知道了这个学生现在的水平已经完全不需要再上本科的课程,还每节课都来,实在是有些浪费时间和天赋。
还有就是叶非诚教授也曾经是他的老师,只是他让老师失望了,他并不是很喜欢走研究的路线,他聪明好学但是也只是因为兴趣,并不喜欢每天关在研究室里一个人在那做学问,他喜欢的是学堂,可以和更多学生一起学习交流的地方。所以帮助唐元,也算是他补偿老师,他其实很开心。
惜雨雲霄
而唐元不管是天赋还是性格,都是适合走研究的料子,现在一直还来本科上课,对他来说确实是耽误时间了。
“只是话我要跟你提前说清楚,我们学校并没有一年就毕业的先例,学校大概是会给你办免上课,然后期末过来参加考试就行,毕竟学分还是要算的”
对于这些,唐元并没有什么要求,直接答应,“可以的,谢谢老师,那这件事就拜托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