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t0a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12章 禮物鑒賞-x4zbv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礼物?”景玉宸看着倪月杉,有丝期待。
倪月杉点头:“是啊!”
倪月杉在街道上走过,然后指着一家店面:“走,进去!”
听到有礼物收,景玉宸可没有半点扭捏,很开心的跟着倪月杉朝店铺走去。
店铺里面售卖的东西,皆是男子与女子的装饰品,女子为首饰配饰,琳琅满目。男子为各种配饰,款式极少,剑穗,发冠,玉佩等。
倪月杉指着一个玉扇:“这个拿来看看!”
景玉宸跟着转眸看去,有些狐疑的问:“这个颜色……”
他垂首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他穿了一身月牙白,手拿黑色骨架的扇子,似乎有些不太搭配吧?
“我总觉得你不适合穿这个颜色。”倪月杉在景玉宸身边,语重心长的说着。
景玉宸开始质疑。
倪月杉看向一旁老板:“这位老板,你看看,他适不适合这个颜色?”
倪月杉补充:“我觉得穿这种颜色的人,会是一位如玉般的公子哥!”
景玉宸没有得到夸赞,心情不美丽。
一旁的老板很会察言观色,他连忙开口说:“这位公子生的俊,不管穿什么颜色都会好看的,这把扇子,虽然是黑色扇骨,可黑配白绝对是别有一番韵味,绝对搭!”
倪月杉清楚知晓,他这是在推销货物呢,景玉宸质疑的问:“那你觉得我适合什么颜色?”
“绝对艳红啊!”
景玉宸嘴角一抽,“为什么?”
“张扬邪肆!”
重生蓮蓮有魚 壹抹紫霞
倪月杉说的信誓旦旦,好似真的一般。
景玉宸半信半疑,可红色与黑色扇子也不搭吧?
莫非倪月杉这是想看他穿新郎服?
“咳咳,我百搭!行,这扇子本公子很喜欢,快,付钱!”
倪月杉不着急的检查扇面,当初景玉宸和邹阳曜打斗,扇子毁了,她觉得她一直欠景玉宸一把扇子呢。
景玉宸和倪月杉一起出了店面后,景玉宸嘴角带笑,振开手中折扇,对自己就是一阵狂扇,只是现在天气渐凉,不太适合了。
倪月杉在一旁提示:“你可以在里面加上什么刀片,银针,药粉,就能当武器了!”
情劫深宮錯為帝妻:罪妃 風宸雪
从前的景玉宸其实就是这么干的!
他明白:“好,按你说的做!”
倪月杉眼睛咕噜噜转了转:“你不是说,我与你一起吃完饭,你就告诉我,你究竟觉得我哪里不同了?不觉得我丑?为何护着我?”
“本皇子觉得吧,你五官很好啊,至于为何要帮着你,欲知后续,请听下集……”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邵乐成不正经,景玉宸也不正经。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倪月杉很想弄明白,在他的眼里,她是什么地位,她绝对不会自信的以为,是因为她独特,很有魅力才看上她的!
见倪月杉好似不爽快了,景玉宸有些无奈的说:“本皇子看感觉,我也说不上来啊!”
平步青雲 禦史大夫
这话,让倪月杉有些惊讶,感觉?
不过这话听起来也不像是假话……
倪月杉勾了勾唇,她就勉强相信相信景玉宸吧!
景玉宸送着倪月杉回相府,相府内田绮南早就被气走了。
她为倪月霜说话,可回去时,下人却告知她,倪月霜因为担心会惹景玉宸不满,所以决定将她这个表姐赶走,为的就是让景玉宸消气!
附身空間 舞雲翼
她被请过来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说话呢?
她还准备向倪高飞求情呢,但去了才想到倪高飞上朝去了,当时她也是被气的不轻!
她这么傲气,怎么可能做得到忍受这种屈辱?一点都没犹豫,转身就走。
倪月杉回来,询问了任梅,任梅告知她,田绮南走了,倪月霜被关押着,倪鸿博在养伤
不过现在倪高飞回来了,对倪月霜若是有新的处罚想法,现在就可以去找倪高飞。
倪月杉没打算去,“被关着也挺好,府上日子清静,明艳最近怎么样了?”
“身子已经养好了,就是瘦的吓人。”
“给她一份轻活做吧,让她给倪月霜送饭,若是她记性不好忘记了,忘记了,想起来时送就成!”
任梅眼中闪过意外,她看着倪月杉,掩嘴笑了笑,倪月杉真是优秀啊,这话的意思等同于在说,只要被让倪月霜饿死,她明艳想什么时候送饭都可以!
当初明艳被田悠坑害,倪月霜没少出力呢?
当初田悠没将明艳收服,明艳去了厨房,给苗媛做汤,听见下人鄙夷苗媛身为夫人,还没田悠得宠,做汤应当由田悠先!
见过苗媛真容的明艳,张口就说了苗媛身份尊贵,相貌出色,岂是田悠一个妾侍能比的,自然田悠汤膳放在后面做!
下人们就吵了起来,田悠赶到,就处置了明艳。
并且给出的罪名是,明艳诋毁冲撞她!
当时厨房都是田悠的人,她明艳一个丫鬟,算是再清白再无辜,也无用。
这个仇,苗媛或许不在乎,但明艳没有道理,不好好的折磨折磨这位倪月霜啊!
饥饿难耐的感受,可不比去乡下舒服半点。
之后倪月杉前去看望苗媛,这位病秧子母亲,还是要偶尔看望看望的!
关于倪月霜和倪莹莹决裂,究竟谁的房中被采花贼光临,在京城中成了饭后谈论的话题,杨婉清此刻才知晓了杨琬琰和倪月霜的处境。
景承智府中规矩严,下人不敢妄自议论任何讯息,传到她的耳中确实是晚了。
虽然倪月杉帮助了她,可倪月杉是景玉宸未来的女人啊!
注定与四皇子府会成为仇敌的!她不能站在仇敌一边!
木蘭將軍 黎巴
帮助杨琬琰或许没本事,但倪月霜,她有点能力。
“来人啊,给本皇子妃准备轿子,本妃要出门了!”
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神色傲娇,觉得简直美翻了!
还觉得当初征服景承智的不是药,是她的美貌!
相府门外,杨婉清的脚步缓缓落下,她一身藕色对襟抹胸绣秋菊长裙,手中一把团扇轻轻摇晃着,她绾着一个妇人发髻,额前画着艳红色的花钿,抹着红艳的唇,皮肤水嫩雪白的她,一出现,府中下人立即迎接上前。
“见过四皇子妃!”
“嗯,带本皇子妃去见你们家二小姐!”